凝聚各方智慧 共謀教育發展

黃榮懷:升級教育信息化 助力教育系統變革

發布時間:2018-07-17

改革開放40年,教育信息化從1.0階段邁向2.0階段。教育信息化1.0階段,重點關注物的建設,加強部署了信息化基礎設施和配套設備,實踐了應用驅動,促進了信息化與教育融合發展。教育信息化2.0重點關注人的發展,將促進教育信息化從“量變”到“質變”,激發教育系統變革,實現教育信息化融合創新與發展,產生技術與教育的融合效應。教育信息化2.0將呈現體驗、開放、融合、數據、連接、服務、創新、引領、變革、智慧十大特征。每個人既是教育信息化2.0的價值的享受者,又要成為教育信息化的參與者、實踐者、推動者和創造者。

  教育信息化2.0契合智能時代人才培養新需求

  互聯網與教育的深度融合將徹底變革傳統教育,形成教育變革的基本格局,互聯網引發的教育變革是一種歷史必然。人類文明進程經歷了原始社會、農耕時代、工業時代、信息時代和智能時代。智能時代的教育形態,以人類利益共同體為動力系統,學習內容側重學習能力、設計創造和社會責任,學習方式轉向泛在學習、協同建構、真實學習和個性化學習,學習環境體現了無邊界、任意地點和任意時間的特點。

  人工智能時代的教育具有較大的潛能,技術與教育的深度融合體現在學校教育層面上,主要表現為信息技術對課堂教學的深層次變革。智能輔助系統和教育機器人實現技術融合效應的潛能,人工智能將釋放教師生產力,成為教師角色轉變的催化劑,激發學生學習潛能。

  當前,人工智能發展進入新階段,成為國際競爭的新焦點,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引擎。智能時代的教育不只是個人發展的條件,還是人類集體發展的事業。個人的發展不是孤立的,而是在人類社會共同發展進程中發展的。智能時代人才培養面臨很多新訴求。高等教育亟待面向新形勢新需求,以建設“新工科”綜合改革項目為契機,變革人才培養模式,充分利用智能技術加快推動人才培養模式、教學方法改革,構建包含智能學習、交互式學習的新型教育體系。

  教育信息化2.0賦能新時代教育系統變革

  目前正是從信息技術優化教育教學過程,逐漸轉變為教育系統變革的關鍵期。教育變革主要表現為學與教方式的變革,但是尚不能很好地滿足教學需求,亟須探索新型學與教的創新模式。十大信息技術支持的創新教學模式,包括遠程專遞課堂、網絡空間教學、異地同步教學、雙主教學模式、翻轉教學、校園在線課程、基于設計的學習、引導式移動探究學習、協同知識建構、能力導向式學習,正在悄然變革學與教方式。

  教育變革的基本特征是線上線下、校園內外的邊界日趨模糊,走向開放學習和教育系統重構。教育信息化作為教育系統變革的內生力量,將承擔支撐引領教育現代化發展,推動教育理念更新、模式變革、體系重構的重任。

  教育系統作為一個復雜系統,其變革不可能一蹴而就。教育系統變革的過程是動態復雜的,并且充滿了不確定性。教育系統變革是從深入思考學校與社會發展的關系入手,分析社會發展的規律和趨勢,著眼教育范式的改變。隨著工業時代向信息化時代邁進,教育目的也從大眾教學、分類教育轉向實現學生的知識掌握、個性化發展。

  教育信息化2.0著力提升教育改革的支持服務能力

  加速優質數字資源供給,優化優質數字資源配置,是促進從教育專用資源向教育大資源轉變的重要手段。優質數字資源具有權威性、益智性、適切性等特點。提升師生信息素養和數字化生存能力,可以改善優質數字資源應用效果,從融合應用發展向創新發展轉變。

  我們應繼續深入推進“三通兩平臺”,全體學校建成數字校園,實現從教育專用資源向教育大資源轉變。探索資源共享新機制,提升數字資源服務供給能力,實現資源眾籌眾創,改變數字資源自產自銷的傳統模式,解決資源供需瓶頸問題等是迫切需要解決的資源供給問題。迫切需要我們打破數字資源開發利用的傳統壁壘,為學習者提供海量、適切的學習資源服務。

  教育信息化的根本目的是服務人的發展,為不同用戶群體個性化需求提供針對性強、效果好的服務支持,提供個性化的適應性服務,提供精準推送的教育服務,實現日常教育和終身教育定制化。教育信息化精準服務涵蓋學習、教學和教育管理的各個業務流程,還包括精準服務教育改革和發展,服務一流學科和一流大學建設,服務創新拔尖型人才培養等。

  從宏觀層面,以教育信息化為抓手促進教育公平和均衡發展,縮小區域、城鄉和校際差距,推進“互聯網+”支持的精準扶智,服務國家脫貧攻堅戰。依托國家工程實驗室重點攻關,促進科技成果轉化,以科研創新引領區域經濟和教育發展,以大數據為契機,推動實現教育決策科學化和精準化。從微觀層面,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不斷成熟,人工智能助手將幫助教師更好地識別學生的個性化需求,引導學生個性化學習和發展。此外,教師、學校、區域需要不同的教育信息化服務,還需強化教育信息化區域服務能力,提升教育改革的支持服務力度。

  從世界范圍看,中國教育信息化工作取得了突破性進展,為全球1/5的人口營造了現代化育人環境,與發達國家相比,中國用較少的投入取得了顯著的教育信息化建設成效,堪稱教育信息化發展史上的奇跡。與美國、歐洲、新加坡、韓國等發達國家的城市相比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等區域在信息化領導力、基礎設施、互聯網接入、數字化資源、教育教學模式創新、學習環境與空間建設、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提升等信息化指標方面差距顯著縮小。但是中國幅員遼闊、區域經濟和教育發展差異較大,教育信息化平均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較大差距。我們目前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選擇合適的設備、資源、解決方案等,以更好地發揮教育信息化功能與作用,彰顯教育信息化價值。教育信息化經費投入大、效果不顯著的現象是教育信息化發展階段性的內部問題,必將隨著教育信息化的發展而發生改變。

  我國教育體制與發達國家相比具有較大差異性,發達國家小班制教學是普遍現象,更有利于實現個性化學習。我國學生數量多,師資條件有限,客觀條件決定了普遍實行大班制教學,難以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個性化學習。人工智能作為轉變教師角色的催化劑,將能夠釋放教師生產力,激發學生學習潛能,實現精準化學習診斷和個性化學習。

  聯合國《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》提出了“確保包容、公平的優質教育,促進全民享有終身學習機會”的教育目標,在全球教育治理走向“共同利益”的背景下,教育信息化未來發展將更有利于促進教育包容性發展,為搭建開放靈活的全方位終身學習體系提供精準服務。


18选7最新开奖结果